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蚂蚁装修记

2016-11-15 22:43| 发布者: 苏木| 查看: 105| 评论: 0|原作者: 图斯曼|来自: 中国梦文学网

摘要: 自从去年夏天那次大洪水之后,蚂蚁小丁一家就搬了新家。新家早在洪水来临的一年前已经竣工备用,他们选址时,定了距离旧址远达十里的高地上一棵大树的下面。这是他家的老前辈,也不知管他叫老爷还是老老爷的那位智者 ...

自从去年夏天那次大洪水之后,蚂蚁小丁一家就搬了新家。新家早在洪水来临的一年前已经竣工备用,他们选址时,定了距离旧址远达十里的高地上一棵大树的下面。这是他家的老前辈,也不知管他叫老爷还是老老爷的那位智者神土公所选择的,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同和支持,之前他老人家的决策都是正确无误的,这一次洪水冲垮的房址就是因为老人家大病一场没能参与决策才定下的,这次灾祸发生后,大家更信任神土公了,所以工程所用时间比预期提早了整整半年。

他还记得那场灾祸的惨烈景象,当场所有的洞穴坍塌;一万人被淹死的淹死,冲跑的冲跑,受伤的受伤,残疾的残疾;一半的粮食储备被损毁;所有的交通、通讯、电力、学校、医院、政府机构等部门几乎全部瘫痪。灾后搬迁事不宜迟,再不搬,他们家将会一个不剩地陷入死无葬身之地。大王在灾后第一时间向各位同胞宣告:从今日起,我族部进入特级紧急状态。重点工作就是加紧进度,搬迁之新家,尽快恢复各位的工作和生活。

他们全家灾后大概有两万多人呢,不说粮食、被服等战略物资,也不说日常所用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等家具,单说这两万多人步行,这么长的路,这其中老弱病残占总人口的二分之一,都需要精壮劳力背负,这还不说,路上还得防火防盗防病防风防水,实在是困难重重。他们蚂蚁都是天生的天气预报员,自然对天气情况了如指掌。他们知道,这灾后半月内天气还会是阴晴不定,说不好在半路上,他们就都彻底玩完。故此,蚂蚁大王广布也就是小丁的爷爷给全部族下了死命令:两天时间内务必全部搬到新家,并完善一切重要公共服务设施。至于后续的其他集体和个人的基础设施建设事宜,由各居委会集体或个人自行解决。

所幸的是,虽然那次他们确实是时间紧任务重,但最终还是在两天内达到了预期目标,搬迁途中没有任何人员和物资损失。小丁在这次搬迁行动中做出了非同一般的成就,他作为统战处处长,身临一线,指挥若定,千方百计地排查隐患,确保了统一行动的重大胜利。事后他被评为新时代长征突击手、2015年度先进个人,作为奖励,他还获得了三居室一套。

他不缺房子住,他的爸爸还分给他一套两居室,他不要,他说,他现在能靠自己了,不用再和家人争房子了,毕竟还有那么多的小弟弟呢,把房子留给他们。再说,他也想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想好好地规划一下自己今后的生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成为一只真正有价值的蚂蚁。

他的爸爸同意了,也为小丁的优秀和懂事而暗自高兴。

灾后的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顺利的小丁有些不踏实,总感觉到有些漏洞,说不上来的漏洞,难道是神土工的选址不对,人们都说是神土工是在风水上和气候上都再三斟酌过的。对了,小丁想明白了,是防洪设施没有,虽然神土工选下的位置的确是不二之选,但是刚吃过一回亏了,大价都应该都深刻地吸取教训才是。在一个地方跌一次脚是很正常的事儿,如果再跌第二次脚,那不是纯粹的蠢材吗?他千方百计的对他爷爷讲防洪设施的事,爷爷就是不听,他又找到神土公,神土公觉得接受了他的建议将会有损自己的颜面,就没把他当回事儿,即便这样,小丁还是一碰到人就向他们宣讲道理,一些人支持他,但是大多数是反对他的,理由就是,人家神土公能有错吧,关公面前耍大刀,自讨没趣。

小丁的房子位于僻静的地方,出行不方便,可是他在四周探查了一下,发现其实稍微改造一下就会非常合理又合意。要是在屋后开个脚门,那么脚门一打开就是一片荒林,很少有人来这里,无论出去找粮食还是和外界保持联通都是相当方便。虽然部族领导提倡大家不要从其他门洞外出,一律走正门,看上去更有秩序。

我可不这么认为,要我说,我们部族的人口很多,并且以后会越来越多,都从一个门儿出行显然会浪费很多等待的时间,如果合理地开发一些其他外出路径,在上次事故中也不会那么被动。

小丁想:这个建议反正我是给爷爷提过了,也跟神土公提过了,可是他们坚决不同意我的想法,这一点上,我也不会照他们说得来,因为我的确是从大家的共同利益上去考虑的,这是做任何事情的最高出发点。倘若再遭遇不测,我会带领相当一部分人从我这里突围出去,到那时候,他们才知道我的想法是正确的。这样做,优点可不仅限于此。我们还可以加强同外界同属和不同属的朋友展开交流和合作。

比如说,我们可以和鼹鼠、地鼠、仓鼠、蟋蟀、地鳖虫等构建灾害应急联防机制,遇到灾害可以联合行动,把损失降到最低点。

再比如,我可以开发一些先进的通信设施,一方面加强了我们部族的安全保障,另一方面还更多地了解到了外边其他虫类的情况,便于我们改进和调整我们生产生活中那些不当的做法,就我所知道的,第一,我们的房屋都不通风,导致我们的传染病很容易大规模蔓延,外边很多动物像蟋蟀都很注意居室通风;第二,我们的垃圾堆放问题也很严重,长期以来,无论是我们自身所产生的垃圾还是我们的生活垃圾都是直接弃置在洞内,也没有专门人员管理与净化,虽然我们的洞府很大,可是,垃圾是有害的,积存多了,对我们的身体的伤害是致命且不可逆的。外界昆虫就有把垃圾处理在家外的做法,他们的办法很值得我们借鉴。要是我们除了自己运送物资回来之外,就与外界隔绝信息交流,这些弊端我们怎么能知道呢?

他想到了这里,就开始行动了。挖了半个小时,脚门就做好了,顺便他在一些隐蔽和安全的地方又开凿了些小孔,现在这套房屋的通风、采光也都不是问题了。这样的房子才真正像个房子嘛,设计真是没得说,比家里那闷葫芦一样的房屋布局不知要强过几百倍呢?他本来就喜欢清静,因为他想过,作为蚂蚁,他们都是吃苦耐劳、勤奋不息的实干家,也可算作是行动上的巨人,但在思想上却未必跟得上去。就拿大洪水来说吧,早点预料到这种事儿,也不会遭受这么大的损失。最亲我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就在这次灾难中不幸罹难。清静、舒适的环境让人身心愉悦,思路开阔,也就不会冒腾腾地去做出太多的傻事。

现在好了,他该布局房间了,三间卧室,其中的两间挪作他用吧!一间作为书房,里面要放进去书籍,一日不读书,傻得像头猪。我可不想傻得像头猪。另一间设计成运动场,在里面布置一些健身器材,沙袋啊,扭腰器呀什么的,要想身体强健,就得经常锻炼,光指望平日出去走路的那个运动量还远远不够。喉,这是读书和锻炼两件大事,还有两件就是吃饭和睡觉,对!餐厅和卧室,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餐厅里要有一张大土台,再修几个土凳子。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卧室也要好好地摆弄摆弄。

好了,先把四个房间分配停当,接下来就是一个个细化的任务了。在卧室里要装上收音机和音乐播放机,在没有睡着的时候,可以听听音乐舒展舒展心情,或者听听广播了解了解外边的大事小情。我可不想做个信息闭塞、没有品位的小蚂蚁。在书房里除了放进足够的藏书之外,还要有两盆花,最好是兰花,一是赏心悦目,可以让心灵平静,而是可以提供清新的好空气。

餐厅里,要放个大粮仓,里面装满粮食,然后在餐桌上放点餐巾纸就够了。运动间里,还要有铁吊环,单杠和双杠,便于做引体向上和拉练腿上肌肉。一边想着,小蚂蚁一边去一件一件地办着,厨房不用要,咱们吃饭最省事了,不挑不捡,不用三菜一汤什么的,一碗端,在粮仓里随便挖点儿东西都吃了。

诶,忘了,还有个大事儿,那就是卫生间,这个,干脆也在外边解决得了。干净、卫生、环保!洗手池和游泳池就免了,我们谈水色变。

前辈们一贯太注重的安全,自然还是第一位的。因为我们蚂蚁是属于极弱极弱的弱势群体,一阵大风就会把我们刮死,一个小石头子儿就可能会把我们砸死,家居安全第一,门户要紧严、隐蔽。所以我的脚门和打窗户孔的地方都是有大石头的,并且都是选取一级防水的位置。

三年过去了,这三年里,蚂蚁族群平安无事,一起安全事故也没有发生过,可是小丁时刻也没有忘记防洪的准备工作。每天早晨他一醒来就检测防洪设施是否还能发挥作用,如果不能发挥作用就重新赶工再设,平时没有外人的时候,他还偷偷地与其他部族秘密联络,不是联络做坏事情,而是联络着合作建立洪灾或者其他灾难的防范机制。没少人嘲笑小丁的房屋设计方案,说他纯粹是闲着没事干,人类是闲着没事干的时候看蚂蚁上树,你这小蚂蚁闲的时候不是随地打转就是在地里乱钻洞。

可就在灾害发生三周年纪念日这一天的晚上,洪水又一次突然灌了过了,洪水比上一次还要凶猛。大家这才想到了小丁,都顺着蚂蚁小路拼命地向小丁的房里钻,小丁索性把门摘了去,还把洞口打得更开了,男女老幼恰好在洪水来到小丁住所之前全部从小丁房舍后门安全逃离到了地鳖虫的家里,地鳖虫大王仓布鲁次先生还命令手下人准备丰盛的晚餐,为大家压惊洗尘,仓布鲁次还说,只要还没有搬到新住所,这里就一样是你们蚂蚁的家。

在地鳖虫的家里,仓惶出逃至此的惊魂未定的蚂蚁家族成员们,都十分感激地鳖虫能够收留他们。蚂蚁大王广布和神奇看地先生神土公代表蚂蚁家族向家族领导致谢:“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能在灾后收留我们,使我们免受千余生灵涂炭!”

仓布鲁次慷慨地说道:“广布大王,神土军师,你们不必过谦!你们不用谢我!你们也是有恩于我们的!”

“哦?仓大王何出此言?”广布大惊道。

“之前我们地鳖虫家族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洪灾,很多同胞流离失所,重建家园又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期间,饥寒交迫难免就会死人,幸亏贵国的小丁爵士让我们暂时进到他的住所里避难。”

广布和神土都惊异地望向小丁,小丁腼腆地点着头。

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广布暗喜了半天,突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这可怎么办呐,我们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辛辛苦苦积攒了好几年容易吗?仓布鲁次问他为什么哭,他长叹一声道:“唉!人员是无一伤亡,可还是有巨大损失的!粮食和其他物资,唉!”

“你们还不知道呢?”仓布鲁次笑道。“哈哈哈哈,粮食,物资,一点儿都没有损失!”

广布和神土又一次惊讶地望着小丁,小丁慢慢地说道:“爷爷,你别担心了,存粮食和重要物资的地方,我早就做好了一切防洪处理,即便是洪水一个月不退,也不会打湿到半点儿!”

“真的吗?现在洪水已经退了,我派人去查点一下!”

过了一会儿,报事者进来了:“启禀大人,粮食、物资一切完好无损!”(本站编辑 郑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秋忆下一篇:天火之殃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河池学院山谷网

GMT+8, 2018-8-19 21:10 , Processed in 0.078001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