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陀螺村

2017-6-5 20:27| 发布者: 伊人静。| 查看: 75| 评论: 0|原作者: 廖萍

摘要: 陀螺村在凌云市的西南方,有一处地名为紫荆,此处群山环绕,云雾没顶。陀螺村深陷紫荆大山深处,村民靠山吃山,以挖笋、种植沙姜、养畜为生。在前几年,新上任了一位大学生村官,当时轰动了整个陀螺村,这位村官就是 ...

 

陀螺村

 

 

在凌云市的西南方,有一处地名为紫荆,此处群山环绕,云雾没顶。陀螺村深陷紫荆大山深处,村民靠山吃山,以挖笋、种植沙姜、养畜为生。在前几年,新上任了一位大学生村官,当时轰动了整个陀螺村,这位村官就是陀螺村王青山家的大女儿王唤唤。

王唤唤从小刻骨努力,梦想有一天能走出大山,走向新生活。考上大学时,陀螺村也轰动了好几天,横幅挂满了进村的个个路口。

但是,大学毕业后,王唤唤却又一脚踏回了陀螺村。经过几年的蜕变,她的梦想已经改为:带领陀螺村走向新生活。几经熟虑,王唤唤决定放弃留在大城市拼搏的机会,考个村官回到家乡。王唤唤以村官的身份回到陀螺村的时候,村子又轰动了几天。毕竟从村子出去的人不多,出去了又回来的更是没有!谁不想逃出这大山,去过更好的生活。所以,王唤唤回来时,王青山愣是气了几天几夜,甚至要跟女儿断绝关系。用王青山的话说就是,真是白养你了!好不容易把你送出去,现在自己又瞎跑回来,我还不如养几头牛卖,这么多年的学费白交了哟!

尽管王青山闹,王唤唤还是下定决心留在村子,她那么倔,谁能劝得了她呢。还是个新人的她,上任那几天很迷茫,不懂怎样处理事务。她站在村委会的大门,久久地瞭望对面的大山。此刻一半的夕阳正好落在村委大门,王唤唤的脸变得绯红,像一株蔷薇立在那。陀螺村地势那么高,人都懂往高处去搭建自己的生活,王唤唤陷入了沉思:我要怎么带领村民走向新生活呢?

陀螺村几乎要与外界失去联系,除了需要到凌云镇上购买生活用品,陀螺村民便是守在山里生活。唯一的一所寄宿学校,远在十公里外,其他十几个村子的孩子也都在这所学校上学。村民闲时喜欢聚众赌博,这偏僻的地理位置还吸引了外面的赌徒进来,成为一个隐蔽的赌场。

王唤唤从小都知道这个赌场,也见惯了这种现象。在她上初中的时候,隔壁家的红婶就因为欠下了好几万的赌债,卖掉了家里一切的东西,逃到外面去了。这么多年了,红婶再也不敢回来,家里人也不敢去找她。留下两个读小学的孩子和父亲相依为命,好好的家庭就这样毁了。王唤唤想,这个赌场在陀螺村偷偷开了那么多年,害人不浅,是时候整治一下村风了。

傍晚,出现了火烧云,整片的天空被云遮住,天上是红的,地上也是红的。坐在院子里的人也被火烧云吸引住,石榴树似乎要被染成变成番石榴。大花猫立在院子中间,时不时用犀利的眼光扫过每个角落。小孩子跑来跑去,开心地追逐天上的火烧云。除了村子稀稀拉拉的灯火和小番热闹,火烧云消灭后,陀螺村便沉寂在大山之中,人和灯火显得渺小。

就在这似乎平常的夜晚,陀螺村就被警笛声惊醒。真是太突然了,刚躺上凉席的村名又提着裤子坐了起来,王唤唤顾不得散乱的长发,快速点起了灯,心中砰砰直跳。这终日宁静的陀螺村,除了白天的吆喝声和鸟叫声,晚上的狗吠声,怎么还会有警笛声?不久对面那座藏有秘密的锣帽山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嘈杂声,像是前线吹响了冲锋的号角。习习的夜风从锣帽山吹过来,带有紧张又惶恐的气味。凝聚的灯火分裂得极快,像是千万个细小的分子被弹飞在山间,又像是炸裂的星火,时隐时现。

“抓赌啦,啊!快跑啊!”这团炸了锅的蚂蚁在挣扎中还不忘嗷叫。混乱中也不乏谩骂声:

“操他的,老子刚手气好,兔崽子的!”

哟哟——撒腿跑咯,狗娘养得!这声音是隔壁家红婶丈夫王生冲对面山喊的,进显得意,好像冲锋吹号的是他。王唤唤穿着拖鞋站在门口望着锣帽山,听着回声和空气的碰撞声,心里万般纠结。当夜,警察来陀螺村做了笔录,抓了一车的人就悄悄走了,这夜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了。

一早,王建就找到王唤唤家闹了起来,可王唤唤一大早就去凌云镇派出所去了。昨晚陀螺村有好几个村名被抓了去,其中就有王建的二舅舅赵忠国。王建从小和赵忠国感情好,昨夜舅舅被抓走了,剩下病弱的外婆在家,王建一股脑就闯到了王唤唤家,想找王唤唤讨个说法。王建认为,这个王唤唤刚走马上任,就急着想立功好讨好领导,所以就举报了这个赌场,要不是她,舅舅能被抓走吗?

王唤唤在派出所了解到,赵忠国是提供赌场的人,是房主,剩下两个是庄家,这三个是陀螺村的人。这情形,可能会被重判。其他外地来的人是参与赌博,罚款拘留几天就可以出来。王唤唤从派出所回到陀螺村的时候,王建还在她家门口等着。王唤唤劝他走法律途径,不要干傻事,要相信法律。但是王建正在气头上,只知道要把舅舅弄出来,好让家里的外婆安心。王建觉得信不过王唤唤,于是自己回去了。

这几天王唤唤都在处理这件事,王建也没有懈怠,他到处找关系,想通过其他途径帮助舅舅。这天王建打听到一个远房表姐的公公跟派出所的所长交情很好,王建就找到表姐,说了好话,还塞了一点“东西”给她。对方收了“东西”也答应会帮他,但是最近风头比较紧,不能冒险,只能“好好照顾”他舅舅。王建便放心走了,毕竟让舅舅在里头少吃点苦也好。王唤唤并不知道此事,她还在办公室为这事烦,当下应该是劝服家属,不要轻举妄动。法律会给大家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从这事之后,螺帽山再也没有动静,安静得很。外面的人闻风丧胆,都不敢进来赌博了。

过了几日,王建还是不死心,又拿了一笔钱去表姐那,一定要把舅舅弄出来才行。表姐的公公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嘴上说答应帮多走动走动,但是多日也不见有好消息。王建投了笔钱出去之后,表姐那边就开始对王建关系淡了下来。其实表姐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当初表姐只是随口一说,自己的公公跟派出所所长交情好,王建便深信不疑。现在钱也没了,反倒白白把家里的那两头黄牛卖掉,王建懊悔不已。外婆知道这事后,气得吐了几口老血,整整卧床好几日。但是王建知道哑巴吃黄连,毕竟这种事也不好闹大。

在另一边,王唤唤在做家属工作,给他们宣讲法律知识和讲解赌博的危害,慢慢地家属放松了警惕,开始相信王唤唤。王唤唤像家属保证,只要他们让赵忠国主动认识错误,主动交代其他赌徒,法律会网开一面。最后家属同意了,与赵忠国进行了劝说。

大半个月过去了,王唤唤终于让律师把赵忠国保释出来。赵忠国回家那天,王建和外婆守在家门口,瘦弱的外婆颤抖着双手,狠狠给了自己的儿子一巴掌。赵忠国重重一跪,对着自己的老母亲承认了错误,表示以后再也不会触犯法律,让她担惊受怕。王唤唤站在门口,望着这场景微微笑了,夕阳也刚好落山,晚霞很美,陀螺村也很美。

 

(本站编辑:廖萍   原作者:廖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春学下一篇:我有个秘密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河池学院山谷网

GMT+8, 2018-1-22 06:41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