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木棉落尽

2017-6-19 20:00| 发布者: 伊人静。| 查看: 71| 评论: 0

摘要: 木棉落尽那时,宽阔的街道并不热闹,高大的木棉树立在两旁。你光着脚掌,一手拉着我,一手拿着湿掉的鞋子。那是三月的天,路人不曾注意我们。我们把注意力放在那高高在上的木棉花,朵朵橙黄冷艳。挂在光秃秃的枝桠, ...

 

木棉落尽

 

 

 

那时,宽阔的街道并不热闹,高大的木棉树立在两旁。你光着脚掌,一手拉着我,一手拿着湿掉的鞋子。那是三月的天,路人不曾注意我们。我们把注意力放在那高高在上的木棉花,朵朵橙黄冷艳。挂在光秃秃的枝桠,孤单又寂寞。

你的手拉着我,不曾松开过。哪怕你卷起的裤脚掉了又掉,你也只是把鞋子轻轻放下,腾出一只手来。一朵刚凋落的木棉花俨然躺在路旁,我开心的走了上前,无意的甩开了你拉紧我的那只手。

“哈哈,你看,木棉花长得好奇怪啊!”

你呆呆地望着我,像是穿梭在人群中的迷恍,又像是遗失在时空里的目光,更像是跌落在地上的木棉。你把湿漉漉的鞋子轻轻放在脚边,从我手中接过那一朵木棉:“你要把它捡回家吗?”我凑过去,闻了闻,什么味道也没有:“先拿着吧,把它放在阳台上晾着。”

在我们还没有路过这条街道,早已落过一场雨,干净的柏油路残留着前夜的疯狂。被风雨抖落的木棉花,远远的一朵,再一朵……提着半干的裙角,蹲下来捡起一朵又一朵,直到再也腾不出手来。你在后面慢慢跟着我,沉默着沉默着。我回过头来,对你扬着手中的木棉,得意洋洋。“你看你看,捡了好多好多了。”

你不知道,木棉花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我想着等走完这一段路的时候,我就给你背诵舒婷的那首《致橡树》。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可是,我想了想,我从未看见橡树呢,它长什么样子,是和木棉有着一样的高大冷艳吗?我不知道。

黄昏落日,余晖浅浅的洒在街道上。在夕阳映衬下的木棉树,更像是日暮前的守护者。原来,这条街道在这城市的边缘,直线延伸,一直无限接近城市的中心,直到不能再向前。高大的木棉树啊,你是这城市的守护者吗?

我终于停下来,抬头望着树梢,夕阳并不是刺眼。你缓缓跟了上来,站在我的旁边,也抬头望着天。你和我,对于此刻的木棉,并没有过多去揣测它的未来。我低下头来,看见你光着的脚丫,踩在细碎的一层沙子上。你的脚沾满了黑渍,我没到来之前,你应该是有些一双干净利落的脚,穿着舒服靓丽的鞋子,奔走于这座城市……

走着走着,有人迎面而来,目光落在了你的脚上。你并不在意,和我并排走着,我拉起了你的手,穿着那并不合适我码数的鞋子,

走过那一路木棉

(文/廖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等待夜色降临下一篇:记忆中的老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河池学院山谷网

GMT+8, 2018-4-22 10:35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